? 017五星晚宴-权路迷局 亚游集团官网是多少|官方网站,ag亚游集团App下载,ag体育|首页

权路迷局

017五星晚宴

笔龙胆2018-3-6 16:36:50Ctrl+D 收藏本站


????????????????????三人继续沿着娄江往北,从地图上看,再往北大概二十多公里以后,娄江将会转向往西,而那个水电站就建在转角往西大约三公里的地方。请大家(#……)



????那里也是梁健此次行程的第一段终点。这一路过去,大约开了半个小时。一路上,娄江里的状况比之之前荆州境内要好了不少,虽然水不多,但起码还是有些水的,只不过这些水都被一条条低矮的河堤给拦了起来。这二十多公里路,这样的河堤有不下十处,大坝拦大水,小堤拦小水,如此一来,哪里还能有水流到荆州去。



????梁健看着这些一路往上,这心里的火,也是在一路堆积。这陵阳市还真是不管荆州的死活。不过,他也明白,这大坝是陵阳政府的问题,这些小河堤,却应该是出自当地村民的手。只不过,无论如何,最终的问题还是在那座大坝上,若是没有那座大坝,又何至于好好一条娄江,却有半条都是干枯的。



????转过一个山脚,便是那座横亘在两座山之间的大坝。灰色的水泥大坝,像是一头庞然巨兽盘踞在那里,浑身洋溢着冷酷意味,岿然不动。



????“那里就是陵阳水电站了。”陈杰轻声提醒。梁健眯了眯眼睛,对小五说:“能开上去吗?”



????小五探头望了望,说:“应该可以。”



????说着,车子就在前面不远处,右转进入了一条略小一些的水泥路,笔直朝着陵阳水电站开去。



????陵阳水电站自然不能随意进,但大坝后面的场景却是能看清。碧绿的江水在烈日下,平静无波,折射着璀璨夺目的光芒。



????梁健眯着眼睛,神色冷得像是冬日的冰雪。



????“我有陵阳市市委秘长的联系方式,需要我联系他吗?”一旁,陈杰试探着问。这是他们原本的计划,在确认陵阳水电站后的水量后,再决定是否直接联系陵阳市领导,商讨开闸防水的事情。



????有风吹江上吹过,带来一丝水气。梁健迎着风深吸了一口气,湿气入鼻,仿佛这个人都清凉了一些。他胸下的怒火,也小了许多。



????梁健问陈杰:“让你拍的那些照片,都拍好了吗?”



????陈杰点头:“都拍好了。”



????“好,那就给他们的秘长打电话,让他直接接陵阳市市委记,我要跟他直接通话。”梁健说道。



????“好。”陈杰说着,拿着手机走到一边准备打电话。他这边电话刚拨出去,梁健的手机响了。他拿出来一看,是娄江源的,忙接了起来。



????电话一通,娄江源就开门见山:“梁记,你在哪里?”



????梁健看着不远处那被风吹皱的水面,粼粼的波光投进眼底,让他的眼睛迷得更小:“我在陵阳水电站。”



????娄江源一听,愣了一下后,惊呼:“陵阳水电站?你怎么去那里了?”



????“我在想,荆州的问题,要想彻底解决,根源还是在一个字上面。”梁健说道。



????“水,是吗?”娄江源说着苦笑了起来:“你想到的,我也想到过。也尝试跟陵阳市沟通过,但水电站的管理权在他们手里,不是我们说了算的。”



????“我知道。但我们说不通,省里出面,总应该有几分用。”梁健说。



????娄江源一惊,追问:“省里已经同意了?”



????“我还没有跟省里汇报过,但我想他们会同意的。”梁健这话说完,娄江源发了一个音,但梁健还没听清楚,就结束了。



????梁健想,或许他是想问凭什么这么肯定,省里会同意。但他既然没有再问,梁健也就当做没听到。



????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还是直接就去省里了?”娄江源问。



????梁健看向走回来的陈杰,陈杰无声地动了动嘴,梁健会意,对娄江源说:“陵阳市的市委记邀请我去坐坐,你要不一起来?”



????娄江源犹豫了一会,说:“也好,那我现在就出发。”



????“你把良和村事情的资料带一部分过来。”梁健嘱咐娄江源。



????“你是想……”娄江源话没说完,但梁健已经明白他的意思:“如果可以直接说服他是最好,就可以不用惊动省里了。”



????从陵阳水电站到位于陵阳市区的市政府,用了两个多小时。进入市区后,陵阳市的经济明显要比太和市发达,城内的发展规划相比于太和市,要好很多。整个城市给人的感觉也好多。作为西陵省的第二大城市,竟然比不过一个排在中游的陵阳市,梁健作为太和市的市委记,虽然才只上任了没几天,却依然有种浓浓的挫败感,和强烈的奋斗意志。



????到市政府的时候,已经过下班时间了。梁健他们到的时候,陵阳市的市委秘长于振超同志已经等在市政府门口了。



????陈杰下了车跟他寒暄了几句后,又上了车跟梁健说:“于振超同志说,他们市委记安排了晚饭,已经饭店等了。”



????既然是晚饭,那么肯定不止市委记一人。这样的场面,即使要谈开闸放水的问题,梁健准备的东西,也不好直接拿出来作为跟陵阳市谈判的筹码。看来,陵阳市市委记应该是清楚梁健此次所为何来,是有所准备的。



????前面,于振超的车慢慢开着,小五紧跟其后。梁健拿出手机给娄江源打了过去:“你到哪了?”



????“快下高速了。”娄江源回答。



????“改地方了,我待会让陈杰把地址发给你。你直接到那,陵阳市这边安排了晚饭。”梁健说道。



????娄江源在电话那头一听,笑了一声说:“这老张还真是个老狐狸。”



????陵阳市市委记,张恒,今年五十四岁,在陵阳市市委记任上,已经是第六年。上任以来,陵阳市市委记经济发展相比以前提速不少,在陵阳市的风评不错,很受拥戴。据说,跟省里的关系也不错。



????但就像是娄江源说的,这张恒就是个老狐狸。



????饭局安排在陵阳市的五星级酒店,水晶殿堂,富丽堂皇。梁健下车的时候,张恒亲自开的门,后面还跟着一大批人,梁健扫了一眼,估计陵阳市常委会的人都在这儿了。一一寒暄过后,梁健和张恒被簇拥着,往里面走去。一边走,一边各自心怀心思的对话。



????“梁记今日突然到访,仓促之下,招待不周,还望海涵啊!”张恒的客气,将梁健放到了很高的地方,仿佛梁健不是跟他同级的市委记,而是省里来的领导。



????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张恒给足了梁健面子,梁健也就不好给张恒难堪。这是张恒的策略。梁健自然懂,虽然不喜欢这样被人架到高处,但现在这么多人,加上水电站毕竟是陵阳市的,就算有省里发话,也得陵阳市这边充分配合才行。否则,随便给你使点小绊子,也足够让效果大打折扣,到时候这亏,可是哑巴的,不吞也得吞。所以,即使架得再高,梁健也只能先受着。



????“张记说哪里话,五星级酒店的待遇,已经很好了,哪里是什么招待不周!”梁健也客气得回着话。走近包房的时候,梁健扫了一眼那房间,然后转头对张恒说到,像是刚才忽然想起一样:“哎呦,你看我,正事都忘了。”说着,转头问后面的陈杰:“你问下,江源同志到哪了?大概还有多久到这里?”



????之前,陈杰跟陵阳市市委秘长沟通的时候,并没有提及娄江源也会来。之前的沟通中,梁健也故意没有提及。至于为什么吗?梁健任性。



????张恒一听娄江源也要来,而且听口气,似乎快要到了,不由得一惊。虽然问题不到,这这真的是有点突然。而且,市委记和市长同时出现,看来他们的决心很大啊!



????张恒想着看了一眼梁健,想:这小伙子看着年轻,这心思倒是不浅。



????一边想着,一边忙吩咐人加座椅碗筷,调整。一番有条不紊的忙碌下来后,终于一一落座。刚坐下,陈杰就过来告诉梁健:“梁记,娄市长到门口了。”



????“你去接一下。”梁健说完,转头对张恒说:“江源同志已经到了。”



????张恒一听就说:“是吗?那我得去迎迎。”



????梁健去拉住他,说:“不用,我让陈杰同志去迎了。再说了,这也不是什么正式会面,张记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

????说话间,刚出去的陈杰就已经带着娄江源又进来了。他一进门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又是一顿寒暄客气。



????再次落座后,梁健和娄江源相视一眼,各自看到各自的眼神后,心里都有了数。晚宴开始,大家都很默契,谈笑风生,人生理想,唯独谁都没有提及任何有关水的事情,连今年夏天西陵省普遍的干旱问题,也边都没擦过。



????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梁健他们二人突然袭击是为了什么。



????梁健和娄江源也清楚,这个时候提,并不是最合适的。



????终于,饭饱之后,气氛也到了差不多的程度,坐在陵阳市市长下首的纪委记,一个挺着大肚腩的胖子,站了起来,举着酒杯,对向了梁健。



????“梁记,这杯酒,我敬你。你可能不知道,你可是我的偶像。”这纪委记明显已经喝了不少酒,双颊红润,目光迷离,春光满面。但醉没醉,却是不清楚。



????本来自&#:///(?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