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205现场手段-权路迷局 亚游集团官网是多少|官方网站,ag亚游集团App下载,ag体育|首页

权路迷局

2205现场手段

笔龙胆2018-3-6 17:5:3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那就太好了。”徐敏丽听到梁健肯跟着自己走一趟,就减轻了不少的心理压力。徐敏丽在省厅担任政治部主任的时候,厅长郑肖就很强势,所以徐敏丽面对郑肖的时候,还真有些后怕。她感觉自己在气场上,就难以跟郑肖抗衡。但是,直觉告诉她,如果遵照郑肖去做,也许会给自己埋下一个充满隐患的雷。想来想去,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,她只好来找梁健。在省级班子中肯为她说话、同时能够抗衡郑肖的人,她也只能想到梁健了。

????事实证明,她没有找错人。徐敏丽听到梁健愿意为她走一趟的时候,她仿佛自己是一条迷失的小船,忽然找到了掌舵的人。两人坐进梁健的专车,向着宁州公安局的方向行驶而去。经过延庆路和天幕路的交叉口,交通事故还没处理完,那些人还围着路口,警车顶灯在夜色之中闪闪烁烁。在这寒冷的冬夜里,这么久了,为什么人们还不愿意离去?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????梁健问牛达:“这里不知发生什么了?我们来的时候,就好像已经围满人了。”不等牛达回答,徐敏丽就抢着道:“梁省长,这就是肇事现场,是小学生和老人被廖聪撞倒的地方。”

????“就在这里?”梁健立刻冲着小傅道,“停下来,我要去看看!”小傅就把车向那边靠拢。牛达还特意叮嘱了小傅:“等梁省长下车后,把车子往前开过去一点。”他的意思是防止车子被堵住,梁健没有说话,默许了。等车子一停,梁健就下了车,徐敏丽和牛达赶紧跟了上去。

????围着看热闹的人,有人来了,又有人离开了,但是人数总量并没改变,有近百人,还有人在不停地拍视频。

????梁健身高有优势,他往前稍稍一挤,就看到里面跪着一男一女两人,都是四十来岁,表情已经木讷、脸上已经被寒风吹得惨白。在他们面前,用白色的纸,黑色的墨汁写着几个大字:讨个公道。

????边上有人在议论。“多可怜啊!一老一小,就这么没了!”“据说一个是他们的儿子,一个是他们的父亲,这对男女是做烧烤的,为了生存来宁州打拼,没有想到把自己的儿子和老人都落在这里了!”“我看那一老一小是白死了,因为撞他们的醉鬼,是部队高层的儿子!最多找一个人来顶罪!”

????听到这里,梁健心里又是一紧,他立刻转向了徐敏丽:“刚才不是说,小孩送医院了吗?”徐敏丽找了边上的交警一问,才对梁健说:“之前是送了医院,可是受伤太重,小孩没多久也失去了生命体征。”梁健最看不得的,就是小孩的夭折。梁健猛然之间,眼眶就被泪水充满了,也不知是因为同情这对男女,还是被夜风刮的。

????梁健看着这对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女,这柏油路面,多么硬!多么冷!要多大的毅力?不,这已经不是毅力的问题,这是心如死灰。当人心死的时候,他们是不知道疼痛的。

????梁健对边上的民警道:“劝他们起来吧,先去处理家事要紧啊!”民警无奈地说:“他们不肯走。他们希望政府给他们一个公道,他们希望能将肇事者,绳之以法。”梁健又问:“他们为什么认为,政府不会给他们一个公道?政府不会将肇事者绳之以法?”其中一个年轻民警说:“因为肇事者,离开之前还在那里撒酒疯,说他的老爸是部队高官,他就撞死人又怎么样?最多找一个人来顶罪!明天照样开布加迪,明天照样喝酒泡妹子!”

????听到这些混帐话,梁健的内心都沸腾了,怒火都蹿了上来。梁健对徐敏丽说:“你让民警叫看热闹的人走开一些。我要跟那对夫妻说几句话。”徐敏丽有些担忧地道:“梁省长,这样妥当吗?他们正在伤心的时候,恐怕谁的话都听不下去。”梁健对徐敏丽说:“你们看到他的膝盖边上已经有血色了吗?他们再继续跪下去,这膝盖就废了。”

????徐敏丽一瞧,果然看到了血色,就在中年夫妇的膝盖旁,显然他们的膝盖已经流血了。她也是不忍,就对民警吩咐了一句。两个民警就分开了人群,流出了一条通道,让梁健能够走进去。

????众人瞧见身穿深色风衣的梁健走进去,都有些奇怪,不知道他是谁?进来干什么?民警为什么要替他开路。一个经常看新闻的群众,忽然指出来:“他是梁健常务副省长。”“梁健?我听说过,他是一个好官!”“梁省长?梁省长来了?”人群微微骚动了起来。

????徐敏丽立刻要求民警做好保卫工作,不让众人拥挤上来。其他几个民警也进来挡住人群,才避免了后面的那些人想挤进来,为梁健留出了空间。

????“江中的好官不多,梁健就是其中一个。”“真的吗?不过是说说的吧?”“绝对不是说说的,我相信他,因为他是从基层一路上来的,知道老百姓的不容易。”“你们都别说了,听听梁省长会说些什么吧!”

????梁健当然也听到了那些群众的话,心下也是安慰的。但是他没有太在意,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两个不幸的夫妇能早点离开这里。这一方面是为了这对夫妇的身体着想,这样跪下去,落下残疾也不是不可能;另外一方面,也是为了江中的形象着想,互联网大会在即,有老百姓在城市大路口长跪不起,会让其他国家如何看待我们这个国家?这极其容易给某些有企图的人以口舌。无论出于哪一点,梁健都要说服这对不幸的夫妇,早点从地上起来。

????梁健蹲了下去,对这对夫妇道:“老哥、大嫂,你们还是找点起来吧?这样对身体什么不好。”那对夫妇就如没有听到梁健的话一般,仍旧跪着,面无表情。

????梁健看到他们没有反应,又说:“我是江中的常务副省长,我在这里对你们承诺,你们的孩子和父亲都不会白死。肇事者必须绳之以法!”梁健说完这句话,这对夫妇稍稍有些动容,他们转向了梁健,问道:“你……不是骗……为了骗我们离开这里才这么说的吧……”他们还是将信将疑。老百姓被有些不负责任的官员,骗得太多了!以致现在遇到事的时候,都不敢轻易相信当官的。

????不仅仅是这对夫妇,就是边上的看客,也有人马上提出了质疑:“你是常务副省长,你会为老百姓得罪部队的高层?”“就算你愿意得罪,你有这个实力吗?”这些质疑,让人听了很不舒服。牛达有些听不下去,维护自己的领导说:“梁省长向来说话算话,本来这个事情他根本不用管!现在他都已经这么承诺了,你们还想……”

????梁健朝牛达摆了摆手,让他不要多说,他站了起来,面对着所有围观的人道:“各位,大家手里都有手机,下面你们可以用视频录下我下面说的话。我是江中省常务副省长,我在此承诺,这对不幸夫妇的亲人不会白死,我们将严格按照法律来处置,将犯罪者绳之以法,受到应有的惩罚。如果我没有兑现这个承诺,我立刻引咎辞职!”

????梁健扫视了众人一眼,又说:“大家都已经录下来了。在这里我有一个请求,请大家现在不要将这个视频扩散,如果我没有做到,大家可以作为让我辞职的证据。我会请民警留下大家的联系方式,如果你想知道的话,每天你们都会收到我们的进展消息。现在,就请大家散了吧。”梁健又蹲下来,对那对夫妇说,“老哥、大嫂,快起来,回去处理老人和孩子的事情吧。讨回公道的事情,就交给我们政府吧!以后每天,我们都会派人去你们的烧烤店告诉进展情况!直到事情妥善解决!”

????一个掌声。两个掌声。从围观的群众中响起了掌声。民警上去,将这对夫妇扶起来,他们同意了。但是因为跪得太久,膝盖似乎都受伤了,根本站不住。民警将他们扶到了边上,休息了好久才能走动。

????此刻梁健又已经回到了车上。车子向着宁州市公安局疾驰而去。局长徐敏丽看了看身边的梁健,很是抱歉地道:“梁省长,很对不起,让你当众做出这样的承诺!万一如果上面……”梁健的目光看着前方,说道:“没有万一。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,不管他是谁的儿子。况且醉酒驾驶撞死了人,还把自己的老子拖进拖出,这就是做死!廖凯如果有政治敏锐性,就应该自己把儿子送进监狱,否则他自身难保,是早晚的事!”

????徐敏丽又看了一眼梁健,心里已经被梁健的正义感所感染,她感觉,在这样的男人身边,自然地会产生安全感。

????然而,当他们刚刚进入市公安局大厅,迎接徐敏丽的却是一声训斥:“徐局长,这种关键时刻,你去哪里了?让我这个厅长,在局里候着你这个局长吗!”这训斥来自郑肖厅长,言语里很是严厉。

????“郑厅长,这不是徐局长的错,是我把她叫出去了。”梁健替徐敏丽不急不缓地说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