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252沈伟光的问话-权路迷局 亚游集团官网是多少|官方网站,ag亚游集团App下载,ag体育|首页

权路迷局

2252沈伟光的问话

笔龙胆2018-3-6 17:7: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下午三点半梁健和胡小蓝途径了诸稽市,牛达的电话打来了。说沈书记下午都是会,晚上六点半见梁健。这么看来,沈伟光是为了听自己的汇报准备加班了,梁健就说:“好,六点半准时到沈书记办公室。”

????梁健和胡小蓝继续往前赶,因为先前的事,中午都没有吃饭,梁健听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叫了。胡小蓝听到后,笑着说:“你的肚子在抗议了!”梁健看了一眼胡小蓝:“你饿吗?”胡小蓝点了点瓷器般光洁的下颔。梁健又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说,你要减肥不吃饭呢!”胡小蓝朝梁健投来不屑的一瞥:“我有胖吗?我从来没觉得。喝咖啡的人,不需要减肥。”胡小蓝对自己的身材有着十二分的自信,当然,在梁健看来,她是当得起这份自信的。

????车子滑下了服务区,梁健和胡小蓝填了点肚子,准备继续上路。瞧见边上有卖咖啡的,梁健就上去买了一杯,喝了一口差点就喷了出来。实在喝不下去,梁健就将咖啡倒了。胡小蓝看着笑了:“咖啡你还是别在外面喝了。等你这里的事情忙完了,还是来我店里喝吧。”梁健说:“喝了你做的咖啡之后,其他店里的都不是味儿。”胡小蓝笑而不答:“我们赶路吧。”

????下午四点多,梁健又接到了小五的电话:“梁省长,庄彩宏等人的三辆车都已经解决了,没有死人,但基本都残了。”其中三个不省人世,其他三个断胳膊断腿。庄彩宏属于不省人事中的一个,而且他下身的紧要部位好像也严重受损,因为他处于昏迷状态,还不知道这回事,如果等醒来意识到了,不知会作何感想。梁健说:“我也不想看到死人的情况,现在这样最好。”

????小五又说:“梁省长,你让我调查的两个事情,我先在电话里简单地说一下:第一个事情,小学校长郑海在本校之中,曾经至少对31名女孩进行猥亵,性-侵的不下10人,该学校成为孩子遭受性-侵犯的重灾区。”听到这个数字,梁健简直难以相信,郑海将他管辖之下的学校变成了满足私-欲的王国,这样的校长简直应该投入十八层地狱。

????小五接着又报告了第二个事情:“我还对女孩沈紫依进行了重点调查。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,与已经自杀的宋小玉都是五、六年级最好的学生。但是,沈紫依和宋小玉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,平时都寄宿在亲戚家里,她们不想麻烦亲戚、想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但是放学后无处可去,就只好恳求在学校留一会儿,却等于是掉入了郑海的魔爪之中。”

????在落后的中西部地区,大量劳动力外出打工,将孩子留在老家,学龄儿童放学后没有地方可去、没有人看管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。如果仅仅是无人看管,倒还不是最为严重的问题。但是,这些孩子却极其容易成为某些不法成人侵害的对象,他们的父母还蒙在鼓里。这些孩子的父母,在大城市赚到了一些钱,但是却失去了陪同孩子的时间和保护孩子的机会。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,梁健听了之后非常地揪心,得想办法解决,至少是改善。但如何去解决,又如何去改善,他一时半会却想不到好的点子。

????梁健把小五调查到的情况,对胡小蓝说了,然后问:“你说过,等小五调查到了紫依的情况,你会告诉我要做一次全新的、更有意义的投资,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想要投资什么了么?”胡小蓝瞧着梁健说:“当然可以,我已经想好了。我相信,你会喜欢,也会支持我。”胡小蓝精神焕发地把自己的设想告诉了梁健,梁健听了之后,也很振奋,他说:“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,你的公司就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公司,而是一个有梦想、有承担的公司。”

????因为与沈伟光约的是六点半,还有时间,梁健和胡小蓝回到宁州之后,就直接去了香格里拉酒店。他们去见了被安顿在酒店中的女孩沈紫依。乌山县副县长何洁玉一直陪同着她,也给她做了一些心理疏导。何洁玉发现,尽管沈紫依遭遇了校长那种无耻的行为,但是她心性很好,受到的惊吓,很快就调整了过来。

????看到梁健和胡小蓝进去之后,女孩子几乎是扑到了他们的面前,亲近地称呼他们“大哥哥、”大姐姐。”梁健和胡小蓝都很关心地问她情况,女孩子说还好,让他们放心。梁健就转向了何洁玉说:“谢谢你了。我耽误你的本职工作了。”何洁玉一笑说:“乌山小商品市场已经理顺了,我就算离开十天半月也不会有问题,所以不耽误我的工作。况且,梁省长你能信任我……我很高兴。梁省长,还有一个事,我想请问你一下。”

????梁健朝胡小蓝和沈紫依看了一眼,就跟随着何洁玉往外走去。到了外面的阳台上,望着东湖在冬树枝亚间的东湖。梁健有点不敢相信,自己已经回到了宁州!其实,他的心却还没完全从中西部那些地市回来。这时,何洁玉却问梁健说:“梁省长,请问市委想要让我当常务副县长的事,是不是您帮助打的招呼?”

????梁健想起自己两天前向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推荐过何洁玉。但是,王永梅当时说,省里要动一批干部,难道这么快就落实了?但是一想又不对,必须要提拔到县长以上一级的干部,才能进入组织部使用干部的程序。提拔担任常务副县长,级别还不够省委组织部管的。或许,王永梅是给银怀市委打了招呼?如果这样的话,是否不会将何洁玉作为县长的人选了?梁健没有办法确认。

????他就问何洁玉:“是我打招呼的话如何?不是我打招呼的话,又如何呢?”何洁玉抬头望着梁健,她说道:“梁省长,可能我有些不识时务,但是我不想靠关系得到职务上的晋升。”梁健还是头一次听女干部这么说,很多女干部乐钟于出席各种会场、酒场,无非就是为了能与上层的领导混得更熟悉,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网,给自己获得更大的空间、更多的机会。然而,眼前的何洁玉却反其道行之,说自己不想靠关系晋升!

????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梁健盯着何洁玉的双眼看着。何洁玉坚定地点了点头:“我发誓,梁省长,我说的是真的。对于我来说,在哪个岗位上不是最重要的,能干好手头的每一件事情,我就满足了。”可是不给你位置、不给你平台,你又能如何干好每一件事呢?梁健想要反问她。

????但是,最终他还是没有问出来。因为这个何洁玉就如这个沉寂官场中的一股清流,他不忍心有世故的想法去影响她、干扰她。就让她这么简单地去工作、去生活吧。有句话说,你复杂地对待这个世界,世界也复杂地对待你;你简单地对待这个世界,世界也会简单地对待你。

????梁健答应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利用手中的权力,为你去谋取职位。但是,如果是组织看到了你的能力和实绩,要你到更加重要的岗位去发挥作用、去作出一番事业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何洁玉一笑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????与梁健结束了这个话题,何洁玉就告辞了,到自己的房间去,明天一早她将会返回乌山。梁健和胡小蓝一同将何洁玉送到了门外。返回来,胡小蓝问女孩子沈紫依:“你父母在哪里打工?”沈紫依道:“就在宁州。”胡小蓝说:“那很好,你就在宁州留下来吧。”沈紫依眼睛一亮,但是随后她又担忧地道:“小蓝姐,我很想留下来。可是,我读书怎么办?”胡小蓝笑着道:“我会给你安排好,让你在宁州读好的学校,你就跟随我学咖啡和经商。”

????沈紫依一听喜出望外:“真的吗!小蓝姐,我该怎么感谢你?”胡小蓝说:“你用实际行动感谢我,以后赚了钱,去改变农村女孩的命运。我相信你能做到。”沈紫依听了之后,认真地点了点,她顿时觉得人生被赋予了远大的理想和强大的动力。

????六点半,梁健准时来到了沈伟光的办公室门口。小卢和牛达都在等着他了。牛达将笔记本递给了梁健,小卢引着梁健进去,很快给他沏上了一杯茶后,就退了出来。

????沈伟光坐在椅子里,将一个文件上圈阅完最后一笔,抬起了头来,看着梁健,似笑非笑地道:“梁省长,你这次是真的回家探亲了,还是跟美女约会旅游去了?”梁健心中一怔,他没有想到,刚刚到沈伟光这里,沈伟光竟然会问出这样一句来!一下子,他有些不知从哪里切入去解释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