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2291兵来将挡-权路迷局 亚游集团官网是多少|官方网站,ag亚游集团App下载,ag体育|首页

权路迷局

2291兵来将挡

笔龙胆2018-3-6 17:8:1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汤东明怔怔瞧着梁健上了专车之后离开了。他站了好一会儿,才走出了省政府大楼。

????大约在凌晨两点钟左右,汤东明被电话惊醒了。他接了起来,竟然是一位大学同学的电话。这位同学名叫陆皓,是在省公安厅工作的。汤东明被从睡梦中吵醒之后,心情很差,骂骂咧咧地道:“陆皓,你要死啊,这么晚打电话来骚扰我!”陆皓道:“汤处长,你说错了,我不是这么晚,而是这么早!你知道吗,现在是凌晨两点!”汤东明更恼了:“凌晨两点,你打电话来干嘛!”陆皓说:“当然是为了你。老兄,你知不知道你被人监听了?”

????听到被监听,汤东明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:“你不是耍我的?”陆皓说:“我凌晨两点来耍你?我吃饱了撑的吗?我可以告诉你,你已经被连续监听了十一天,凌晨0点刚刚结束的!”汤东明听到凌晨0点结束,想起,在昨晚十一点五十五分,自己还想给梁省长打电话呢!如果当时打了的话,通话内容就都被监听去了!想一想,汤东明还真的是心有余悸。好在,梁省长正好出来,打断了他。

????汤东明埋怨地道:“陆皓,那你为何不早告诉我!”陆皓说:“监听你,又不是我在负责,而是我们厅的科技信息化处在负责!他们在做任务的时候,是严格保密。刚才,他们下了任务,才敢透露给我。能够透露给我就已经不错了!更何况,你的手机之前一直处于被监听状态,就算我提前知道,也不敢随便打电话给你!”汤东明想想也是,就道:“陆皓,谢谢你和你的朋友,下次请你们吃饭。”

????第二天,汤东明给戚明泡了茶,戚明忽然说:“小汤,你的事情,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。最终,我决定,还是让你出去担任一个职务锻炼锻炼。”汤东明的心中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,但是,他的脸上未表露一丝喜色,说:“可是,我觉得,服务戚省长,对我来说更加重要。”戚明说:“这是工作需要,也是组织需要。你不要再多说了。”汤东明道:“我听戚省长的,我也服从组织安排。不过,戚省长,我能预先知道一下,我会去哪一个岗位吗?”

????戚明说:“宁州市委副秘书长。”汤东明说:“那里?可是曲魏书记,和您……”戚明说:“你的意思我知道,我和曲魏同志的关系不怎么样。所以,才需要你过去。原秘书长沈连清要到市政府担任常务副市长,你过去之后,相当于常务副秘书长,到秘书长也是很快的事,好好干,到了那里要特别注意把省政府的精神贯彻下去。”汤东明说:“是,戚省长。”

????从戚明的办公室里出来,汤东明心中是一阵轻松,但随着而来却是一阵怅然。毕竟跟随戚明也有一段时间了,还是有感情的,如今以这种方式离开,似乎有些不太正当、也不太义气。但是,很快他就纠正了自己的优柔寡断。汤东明是想跟着一个正派的领导干一番事业的,但是戚省长在廉洁底线上有问题,这样的领导不管如何有手腕、有能量,都已经不值得自己追随了。

????梁健很关注省委巡视组的工作。他吩咐牛达,通知一下省委巡视组长,他要去看望一下巡视组的成员。目前,巡视组正在省发改委、省住建厅等重要部门巡视。梁健去看望一下,既是对巡视组工作的关心,同时也为了体现省政府对巡视工作的支持。

????两个巡视小组都在各自的巡视单位迎接了梁省长。

????梁健没有坐下来跟他们开会,而是在他们集中办公的地点与他们握手、聊了几句,并支持他们一定要按照省委、省政府和省纪委的要求,把巡视工作做好。巡视组成员都很受鼓舞。梁健还与两个组长谢斌华、倪金聊了聊。

????谢斌华,之前跟梁健不是很熟悉。或者可以说,谢斌华是很希望能够结实梁健的,但是梁健毕竟是常务副省长,没有怎么注意到他。这次梁健过去看他们,谢斌华表现得很激动,握着梁健的手久久不放。

????谢斌华的一组,巡视单位中就有胡小英担任董事长的省旅投。原本,梁健是可以关照谢斌华几句的。但是,这种想法刚刚冒出来,他就打消了。因为,这个谢斌华对待领导的态度太过谦恭,不自然。尽管梁健已经是这么大的领导,但是他并不喜欢下面的人对自己点头哈腰。

????梁健相信,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,心理都需要一种平衡,他在你的面前对你点头哈腰,他就需要别人对他也点头哈腰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里面就孕育着一种歪风邪气和腐败因子。为此,梁健与谢斌华握手之后,也只是笼统地鼓励了几句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????反而对另外一个组长倪金,见过了组员之后,梁健专门在一个小会客室里与他聊了半个小时。倪金说了他们小组,在巡视工作中采取的具体举措:一是开设了一个微信公众号,反应问题,可以直接在保密的微信公众账号上留言。二是他们查账的时候,查到的发票,只要是有疑问的,都会进行了核准。三是他们在谈话中,不仅找该单位安排的人谈,还从单位名单上随意挑选人员谈,找了已经退休的老干部来谈,还选择了一批服务对象来谈。

????这些举措里,有些是新举措,有些是常用的,但被进行了改进。

????不管怎么说,倪金是在想办法,在动真格。梁健在心里还是满意的。他也没有过多的评价,在会客室柔软的沙发中,梁健悠然地望着倪金,道:“倪组长,现在你的手中,应该有了干货吧?”倪金很认真地道:“梁省长,干货是有一些了,但还是有限,我们会继续努力。”

????梁健站了起来,与倪金握手:“继续努力吧!你们的努力,省委、省政府和省纪委都能看得见。”倪金忽然又有些担忧:“梁省长,我恐怕很快就要面临压力了,江涛同志已经嫌我们巡视得太细了,戚省长这边应该也很快就会知道。”梁健笑着道:“你现在是钦差大人,还怕没有借口吗?把责任都推给省纪委不就得了,说这是省纪委逼的,你也没有办法。”倪金像是领悟了一般,点头道:“明白了,梁省长。”

????梁健从会客室出来时,省住建厅长江涛也从自己办公室里出来,他走过来,对梁健还颇为客气:“感谢梁省长来指导工作。”梁健说:“应该的。”江涛:“梁省长,留下来吃个晚饭吧。巡视祖来了之后,我们还没有正儿八经地请巡视组吃过饭,今天趁梁省长来的东风,也让我们住建厅请一请巡视组啊。”

????江涛其实已经多次提出,要请巡视组聚一聚。很多事情,一上酒桌就解决了。以前,江涛和倪金的关系还不错,吃饭喝酒的事情,也是家常便饭。但是,自从倪金进驻了省住建厅之后,江涛连续三次想请倪金,却一次都没有请动。每次,倪金都有理由。这次,他想要再试一次。

????没有想到,梁健却说:“巡视组没有参加江厅长的宴请这就对了。巡视纪律不是规定的吗?巡视组员不能接受被巡视单位的宴请,倪组长坚持得还是不错的。所以,更不能因为我来,就把巡视纪律给破坏了。我们不能允许破窗效应的存在,领导更不能去破这个窗。好了,这个饭是不能吃的。就这样,再见了。”

????说完,梁健就与江涛、倪金握了个手,向着外面走了出来。江涛站在原地,愣在那里。一会儿之后,眼眸之中浮现出了浓浓的恨意来。

????这天,江涛就去戚明那里告状了:“现在,倪金好像翅膀硬了,竟然在我那里真查起来!”戚明一听怒道:“他是搞不清状况,以为担任了这个巡视组长就了不起了。我会让他知道自己有多幼稚的!”江涛还是有些着急:“戚省长,接下去该怎么办?难道就任由倪金在住建厅继续查下去吗?哪个单位没有点问题,他继续在那里耙啊耙的,早晚要耙出屎……事情来!”住建厅到底有多少问题,江涛的心里最清楚了。

????戚明朝江涛瞥了一眼:“你也不用这么着急。镇定,知道嘛!我们手中不是没有棋!我等会就让巡视第一小组组长谢斌华过来,他的巡视单位中不是有省旅投吗?梁健想要动你,我就先把胡小英给动了。听说,我们的梁省长跟胡小英以前可是姐弟恋!什么叫做投鼠忌器,梁健很快就会明白。”“对对,姐弟恋!”江涛笑了起来:“戚省长,原来您早就有后招了。太好了。我这就去通知谢斌华,让他过来。”

????戚明说:“你去不合适,我会让小汤通知他。”

????谢斌华没有想到,戚明会亲自接见自己,有些受宠若惊。聊了几句之后,戚明说:“谢常委,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啊。”谢斌华声音中带着激动的颤抖:“戚省长,实不相瞒,我一直等着您哪天给我交任务呢。”戚明道:“很好,现在就有一个重要任务,交给你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